法制網首頁>>
常委會委員審議民法典婚姻家庭編草案時建議
繼續完善有關結婚的規定
發布時間:2019-07-02 10:37 星期二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朱寧寧

法律是成文的道德,道德是內心的法律。在整個民法體系中,婚姻家庭編被視為最具道德屬性、民族特性和人文關懷的部分。婚姻中,感情和道德是重要基礎,法律則是重要保障。

婚姻家庭關系到每個人的情感和權益,婚姻家庭法律制度體現的是一個國家的婚姻家庭觀。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一個婚姻如何開始,往往會為今后的生活帶來深遠的影響。

近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一次會議對民法典婚姻家庭編草案進行了分組審議。審議中,委員們對如何進一步完善有關結婚的相關規定提出了多方面意見建議。

明確界定“重大疾病”

草案二審稿第八百三十條規定,一方患有重大疾病的,應當在結婚登記前如實告知另一方;不如實告知的,另外一方可以向婚姻登記機關或者人民法院請求撤銷該婚姻。撤銷婚姻的請求,應當自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撤銷事由之日起一年內提出。對此,一些委員認為應對這一條款再進一步完善。

“這里的‘嚴重疾病’”含義不清,比如先天性心臟疾病,嚴重不嚴重很難說,可能一生沒什么事,也可能變得很嚴重,像這類疾病都要在結婚前說得一清二楚不現實。”陳斯喜委員建議修改為“一方患有不宜結婚疾病的,應當在結婚登記前如實告知另一方”。

王硯蒙委員建議對“重大疾病”有個界定,否則在現實生活中難以把握。比如,攜帶艾滋病毒是不是重大疾病,不能生育是不是重大疾病?

“告知到什么程度?具體到什么細節?法律上要有一些范圍的規定。”李曉東委員說,特別是精神方面的疾病,據了解還是很多的,究竟哪些屬于應當告知的范疇,建議明確。

呂薇委員也建議對“重大疾病”作說明,即究竟是什么樣的重大疾病要告訴而且會影響婚姻,因為離婚的時候也有關于重大疾病允許離婚的規定。

設置婚姻公告期制度

草案第八百二十六條規定,要求結婚的男女雙方應當親自到婚姻登記機關申請結婚登記。符合本法規定的,予以登記,發給結婚證。完成結婚登記,即確立婚姻關系。未辦理結婚登記的,應當補辦登記。

對此,田紅旗委員建議增加一款內容:“自結婚登記機關收到結婚登記申請之日起三十天內,任何一方不愿意結婚的,可以向婚姻登記機關撤回結婚登記申請。”并規定婚姻登記在民政局相應網站上予以公告的規定。

他給出了幾個理由:首先,與離婚緩沖期制度形成體系對應。結婚與離婚是婚姻法調整的主要對象,草案增加離婚申請的緩沖期,認可婚姻關系基于特定身份和情感的因素,具有重大進步。規定結婚登記的緩沖期,有利于婚姻法的體系性。其次,從法理而言,身份登記規則制度具有倫理性,我國婚姻家庭法應當為身份生效或解除登記規則設置一定的公告期,期間屆滿則登記生效。再次,具有重大實踐意義。設置婚姻公告期制度,有利于增加婚姻神圣性,避免“早上結婚,下午離婚”情形出現,也有利于避免重婚等情形。

“婚姻的本質屬性是社會性。通過公告婚姻,讓第三人知曉婚姻,提出異議,可以排除婚姻瑕疵。而且從比較法視角出發,大部分國家設置公告期的制度。”田紅旗舉例說,法國民法典就明確指出結婚應當公告,公告期屆滿后,無人提出異議的婚姻關系才生效。英國、美國的法律規范中也有結婚公告制度。

建議恢復婚檢制度

審議中,與會人員呼吁恢復婚檢制度。

“為了中華民族健康、永續的發展,公民應該去婚檢而且由國家財政來保障,并保護好隱私。恢復婚檢制度,既有利于下一代素質,有利于家庭和諧穩定,也有利于民族健康。無論是對個體、對家庭還是對社會和諧穩定、對中華民族健康永續發展,都應該有婚檢制度。”龐麗娟委員指出,目前實踐中出現三個事實,一是自從取消婚檢以后,孩子先天性殘疾的比例增加,而先天性殘疾是不可逆的,帶來了家庭的痛苦,很大的社會負擔;二是如果在婚檢時查出來一些情況,就可以非常簡單地避免婚后出現一些問題。比如,男女雙方是AB型血型,就容易產生新生兒AB型溶血。如果事先查出來了,吃兩周藥就可以避免出現很大問題。但因為婚檢取消了,雙方事先不知道,結果生的孩子出現AB型溶血,情況就嚴重了,有時可能危及生命。三是如果有婚檢,家族遺傳病就可以事先發現,避免有意隱瞞,帶來后續家庭的痛苦。“當然,如果雙方想好了自愿結婚,不生孩子,那也可以結婚。”

羅毅委員也建議在草案第二章適當的位置增加“婚前檢查”內容。“隨著我國人口老齡化程度加深、生育率下降,在這種時代背景下,從保證優生優育的角度出發,增加婚前檢查的規定是必要的。”

補充涉外婚姻內容

隨著中外人文交流交往的快速發展,涉外婚姻家庭激增,同時涉外婚姻問題日益突出。審議中,多位委員建議在民法典婚姻家庭編中,盡快建立健全涉外婚姻相關法律制度。

劉海星委員指出,目前社會生活中涉外婚姻情況愈發普遍,這其中既有按照我國法律和他國法律合法結婚的情形,也有所謂的“外籍新娘”等非法或者灰色地帶,雖然可以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涉外民事關系法律適用法》對涉外婚姻予以明確,但是作為專門規定婚姻家庭關系的基礎性法律,建議草案對此類情況作出原則性規定,在一般規定部分對涉外婚姻的情況有所體現。

“涉外婚姻糾紛問題產生原因很復雜,涉外婚姻的復雜性、敏感性、特殊性不容忽視,處理不當可能給我國與一些國家雙邊關系和國家形象帶來消極影響,同時婚姻詐騙中受害的我國當事公民頻頻上訪維權,導致國內維穩壓力上升。”齊玉委員指出,目前我國缺少管理涉外婚姻的法律規定。為依法依規做好有關工作,建議在制定婚姻家庭編之外,同時就涉外婚姻有關突出問題抓緊研究,盡快出臺與婚姻家庭編相配套的法律制度。

責任編輯:莫亞奇
相關新聞
连码有哪些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