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網首頁>>
要聞>>
專家詳解如何補齊行業治亂短板
發布時間:2019-07-03 08:09 星期三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 邊打邊治邊建以使各行各業遠離黑惡

◆ 相對統一相關標準促進行業規范運營

◆ 提高特定行業監督規范專業性技術性

◆ 構建立體系統監管體系及時彌補漏洞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張昊

為期3年的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業已過半,隨著各地對涉黑惡犯罪的深挖徹查和重點打擊,許多行業亂象浮出水面。

行業治亂與打擊黑惡犯罪有何關系?如何在各個行業領域邊打邊治、邊打邊建,將打擊、治理成果放大,徹底鏟除黑惡犯罪滋生的土壤?近日,《法制日報》記者就這些問題采訪了法學學者。

曝光

黑惡案件折射行業亂象

近日,遼寧省紀委監委通報了5起涉黑涉惡和“保護傘”案例,其中一起為2016年至2018年8月,呂某、譚某惡勢力團伙在濱海新區漁碼頭和海鮮市場暴力強收“扒皮費”、停車費,非法獲利170多萬元案件。

通報稱,濱海新區海洋與漁業局、市場監督管理局等主管部門對惡勢力違法行為長期不聞不問、坐視不管,監管失責,致使惡勢力團伙坐大成勢。濱海新區海洋與漁業局局長李某、市場監督管理局局長唐某等17名責任人受到黨紀政務處分和組織處理,涉嫌犯罪問題已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今年4月,湖南省桃江縣居民發現,液化氣價格從每罐138元降至每罐115元。這并非正常價格浮動,而是因為燃氣市場的“氣霸”被打掉了。

2016年以來,桃江縣亞孚加油站法定代表人唐某鳴利用擔任桃江縣燃氣行業協會會長的便利,違規成立“桃江縣燃氣行業協會安全監管和市場秩序稽查隊”,壟斷市場,濫用職權,非法扣押他人液化氣罐和運輸車輛,暴力毆打他人。2018年11月,唐某鳴被桃江縣公安局立案偵查,而后被桃江縣人民檢察院依法批捕。

很快,為唐某鳴充當“保護傘”的縣住建局燃氣管理站原站長夏某、副站長文某,因查處監管不到位的縣行政執法局規劃執法大隊大隊長彭某、縣商務和糧食局綜合行政執法大隊大隊長顏某,分別被立案調查。

2018年9月,山東省濰坊市公安機關偵破以濰坊海恒威漁業集團有限公司原董事長王某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案。2006年以來,王某伙同社會閑散人員,以承包海域養殖為名,向當地漁民強行收取“養殖補償費”;私自成立“海上巡邏隊”,采用毆打、辱罵、扔燃燒瓶等方式,強行驅趕不交費的漁民,實施尋釁滋事、敲詐勒索、強迫交易、破壞生產經營等違法犯罪活動。充當這起案件中黑惡勢力“保護傘”的是濰坊市交通運輸局原黨委書記、局長張某。

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刑法研究所副所長彭新林和北京師范大學刑事法律科學研究院講師楊超都認為,行業亂象為本行業黑惡勢力的滋生提供了土壤,與黑惡勢力很大程度上存在相伴相生的關系。

黑惡勢力直接促使行業亂象的發生,其在涉及的行業內部獲得了大量經濟利益,得以發展壯大。涉貪腐人員充當行業黑惡勢力的“保護傘”,使得行業亂象進一步蔓延發展。

“行業亂象產生原因是多方面的,如行業市場區域分割、利益資源高度集中等。”彭新林說。

兩位學者都認為,從目前涉黑惡犯罪來看,行業亂象產生的原因與行業監管責任落實不到位、日常監管不夠,行業內有效監管制度缺失或存在漏洞密切相關。

行動

各地開始有針對性治亂

有黑掃黑、有惡除惡、有亂治亂。

去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印發《關于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要求重點打擊11類黑惡勢力,涉及征地拆遷、建筑工程、交通運輸、礦產資源、漁業捕撈等行業,商貿集市、批發市場、車站碼頭、旅游景區等場所及“網絡水軍”等新型涉黑惡犯罪。

記者注意到,與以往打擊黑惡犯罪相比,目前全國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領導小組成員單位數量有所增加,已達到近30個。在此基礎上,各地依照自身情況制定出工作重點。

今年5月,在掃黑除惡“山東戰役”中,山東省各監管部門聚焦重點行業領域突出問題,表述更加清晰形象,便于群眾識別并舉報。

威海市住建局發布通知,明確了房地產開發企業及中介機構7類涉黑涉惡主要表現形式,包括違背購房者意愿,以脅迫方式違法將未經竣工驗收或質量不合格房屋強行交付;采取威脅、恐嚇等暴力手段驅逐承租人;強制上漲或惡意克扣租金、押金、保證金和預定金等。

東營市衛生健康系統結合工作實際,明確9類重點打擊對象,包括在醫療糾紛調處過程中組織、煽動、參與鬧事或暴力威脅甚至傷醫傷護、非法限制醫護人員人身自由的黑惡勢力;長期盤踞在醫療衛生機構周圍的醫托、醫鬧、“號販子”“血頭血霸”等黑惡勢力;欺騙患者誘導消費、強制消費、術中加價、欺詐醫療、非法采供血、非法行醫、“黑陪護”“黑救護車”“黑診所”等亂點亂象中的涉黑涉惡行為。

一些地區通過邊打邊治邊建,努力讓各行各業成為涉黑涉惡問題的“絕緣體”。

6月13日,遼寧省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召開全省深化行業治亂專項行動工作會議。會議指出,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開展以來,有力打擊鏟除了一批“行霸”“業霸”,保持了行業公平競爭和持續健康發展,促進了全省營商環境進一步優化,但行業治亂仍是工作的一項短板。會議同時印發《遼寧省深化行業治亂專項行動方案》,開展為期一年的深化行業治亂專項行動。

這些做法得到學者的肯定。在楊超看來,一方面,行業治亂的開展有利于發現黑惡勢力,深挖一些長期存在的行業亂象。另一方面,對黑惡勢力有效打擊、清除影響才能最終達到行業治理的目的。

彭新林認為,緊盯行業亂象,把行業亂象治理工作擺到突出位置,對本行業本領域的各種亂象秉持零容忍態度,堅決露頭就打,是強化源頭治理、擠壓黑惡勢力滋生空間、鏟除黑惡勢力滋生土壤的重要舉措。

前景

實現長效長治尚需努力

記者發現,中紀委網站今年公布的深挖根治涉黑涉惡腐敗和“保護傘”典型案例中,對行業監管部門存在的問題進行了分析:

有的行業監管部門政治站位不高,認為掃黑除惡與本部門、本系統關系不大,甚至“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有的工作推動滯后,主動性不強,行動慢,措施少;有的對線索不研判、不會研判;有的以罰代刑、一罰了之;有的落實黨中央和上級決策部署執行不力,工作浮于表面。

在學者看來,這些不但反映出政治站位不高和思想認識不足的問題,還指明了掣肘行業治亂之處,比如行政執法和刑事司法如何銜接問題。

楊超說,如何及時對行業亂象行為作出定性判斷并移交刑事司法機關,是實現日常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銜接的關鍵點,尤其重要的是對行為、情節、性質是否達到一定嚴重性的判定。導致沒有在日常行政執法中對行業亂象行為進行準確定性的原因有很多,如行政機關擔心有負面影響,執法人員缺乏對相關法律規范的了解與理解等。對此,既要加強對行業執法人員的相關培訓,又要通過聯合工作組的形式,促進行政執法、刑事司法部門共同合作、加強銜接。

在彭新林看來,行業監管部門向公安機關移送案件的標準和程序不夠明確,證據收集、轉換和銜接不夠及時、客觀和全面,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的時機把握不夠準確,行政執法中存在有案不送、以罰代刑等問題,行刑銜接機制運行效率不高,銜接工作缺乏有力的組織協調,信息渠道不暢等,使得一些行業領域的黑惡勢力容易逃脫法律制裁。因此,需要建立健全強化部門協同聯動、行刑銜接的長效機制。

“目前一些行業存在監管短板,還與日常行業管理的特殊性及專業性相關。僅依靠格式化或普通化的管理規范,難以實現對特定行業、領域的有效管理。”楊超說。

對于行業長效長治機制的形成,楊超從3個方面給出建議:第一,貫徹落實中央相關決策部署,通過相對統一的標準推進行業運營規范化。第二,提升行業監督規范的專業性、技術性,針對行業的特定性,通過專業化規范提高監督效果。第三,構建立體、系統性的行業監管體系,實現相關部門之間的合作聯動,從互相配合中發現漏洞,及時彌補。

責任編輯:鮑靜
0
視頻推薦
相關新聞
连码有哪些数字